三軍總醫院精神醫學部部主任葉啟斌醫師訪談

近日網路上流傳一篇文章:《【英國每日郵報】ADHD並不存在,藥物帶來更多傷害》,內文根據美國臨床醫生暨研究學者 Richard Saul 的著作《ADHD 並不存在》一書,加上近日媒體報導,ADHD再次引發許多家長的關注與討論。為了提供大家更多元的思考,小編榮幸邀請到三軍總醫院精神醫學部部主任葉啟斌醫師做深入的探討,以下為訪談內容。
?提問:根據文章指出,ADHD並不存在,請問醫師您有何看法?
??回答:
許多身心疾病都曾經被討論到底是否存在,同時也因為精神疾病汙名化的關係,目前將精神分裂症改為思覺失調症、躁鬱症改為雙極症等,也曾經有專家質疑躁鬱症、憂鬱症存在否?足見精神疾患上未被大眾、甚至是醫師所廣為接受,甚至因家長、教師在面臨小孩問題時,同時會暗示是否自己的教養、教育方式難以讓小朋友有所改變的狀況下,這樣的內心掙扎、尷尬以及難以處理的困境時,我們更需要思考的是,在否認疾病之時,家長與ADHD孩子面臨的困境是否就會消失?
做這樣陳述的團體,論述的邏輯是從源頭否認ADHD為一個疾病,當現實ADHD不存在時,當然可以一連串的否認其診斷與治療。讓我們回想一下,大部分發現小孩的問題是老師及家長,當他們發現和同儕比較下,或者和兄弟姐妹等相比,產生了適應上的問題,才會帶小朋友就診,而當懷疑孩子為ADHD時,一開始醫療團隊都會先跟家長溝通,例如調整環境、改善親子關係,與學校老師溝通等方法,在這些做法都被考慮之後,才會考慮後續的治療。
ADHD一直以來都是採用多模式治療,包含行為治療、藥物治療、運動飲食生活作息的改善、家庭支持與學校及社會的協助,藥物僅是治療中之一個部份!倘若不喜歡用藥,可以選擇非藥物治療的方式,又或著這種藥用了不舒服,也可以更換另一種藥。藥物治療只是眾多方法的其中一種,我們真正應該思考的是:孩子的問題是從哪裡來?該如何幫助他?而不是一味否認ADHD的存在,這些問題就會消失。
?提問:文章中舉出一些例子,認為有其他原因造成ADHD,如憂鬱、躁鬱、精神分裂、近視、缺乏睡眠、聽力、感覺處理障礙等。因此只要解決其他的病症ADHD就自然被解決。文中也認為常有病患應該是患有其他疾病,但是被誤診為ADHD,如妥瑞式症和強迫症。作者認為是診斷不嚴謹所導致,對於此說法,醫師您有何看法?
??回答:
這位作者的論點,只是呼應了ADHD是一個多重病徵、多元的疾病,也應證了為什麼ADHD的專科醫師在下診斷前,會需要做仔細的鑑別診斷,排除其他的病症或原因。這也證實了ADHD是一個需要有專業能力的醫師來做鑑別,在台灣,擁有兒青執照的醫師僅有200多名,需要受過相當的訓練才能養成。
專業的醫療團隊會參考不同來源的資訊,而孩子會被帶來診間,可能是在所處環境中,老師或家長發現他跟其他小孩不一樣。也因此,醫療團隊需要參考老師、家長的觀察。再來,在診間的互動、觀察,也能察覺出孩子是否有其他病徵的可能性,再視情況給予不同的檢查。又或是,孩子跟過去相比,是否有任何的不同?舉例來說,最近是否有搬家、老師異動、換學校、父母親關係變化、家裡環境因素有無改變等…。不僅如此,跨團隊診療的將事情況需要,參考小兒神經科醫師、復健醫師、心理師、社工師、職能師、等給予專業評估。因此整個的評估過程是非常複雜的,需經過繁瑣程序,釐清相關問題的。
?提問:根據文章指出,醫生開立的處方藥,包括利他能,在英國光從2003到2008,給孩子的用量變兩倍,成人為四倍、確診比例也變多 (尤其是歐美)。請問醫師,用藥量、確診比例為什麼會倍增,有什麼相應的解釋嗎?台灣也有這樣的狀況嗎?
??回答:
用藥與確診比例的成長意味著什麼?是因為了解ADHD的人變多了,所以求助的人當然就增加了?還是像這篇文章中所指,醫師會亂開藥或誤診?我們需要探究背後因素,不要亂下定論。用藥治療好比需求理論,需考量供需面,就像癌症發生率逐年增加,用藥比例同樣也持續上升。
事實上,在台灣臨床上,用藥比例的確有逐年增加的趨勢,但跟西方國家相比差距甚遠,而我們真正需要進一步探討的是,了解病人在治療後狀況有沒有改善,藥物治療對病人的益處是甚麼。
?提問:文內提出,若長期依賴興奮劑,會產生抗藥性,也就是說,患者會需要越來越高的劑量。且這些藥,會傷害記憶跟專注力,甚至壽命減少和自殺。請問醫師,長期服用治療ADHD的藥物,會產生抗藥性嗎?若長期服用是否會造成上述影響?
??回答:
基本上,ADHD患者服藥是不需依年齡增加劑量的,或許有少數患者服藥後,療效不顯著,這可能是有其他的因素沒有解決而導致,並非產生抗藥性,例如患者所處環境一直沒有改變、父母及師長的管教方式無法突破等,這些問題都可能造成療效不佳。依過去經驗來看,許多孩童在黃金治療時期未服藥治療,會造成將來治療的難度提高;另外,若一下吃藥、一下停藥,也容易導致藥效變差,因身體需一直適應初期服藥的不適感。
?提問:文章指出,有些治療ADHD的藥物,不但對病症沒有幫助,反而還會引起許多副作用及危險,甚至讓症狀更嚴重。請問醫師,針對此說法,看法為何?
??回答:
我了解父母讓孩子用藥掙扎的心理,治療ADHD的藥物的確會有一些副作用,但可以透過劑量調整與生活習慣的改變來控制的。至於之前有人質疑用藥是餵毒,因為成分與安非他命類似?這個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治療ADHD的藥物與安非他命完全不同,雖然兩者都能增加多巴胺的傳輸,提升專注力,但不同的是,安非他命會透過擴散作用,回到節前神經元,破壞儲存多巴胺的囊泡小體,產生「神經毒性」,才會造成上癮,ADHD藥物在治療劑量下並不會有這個作用,過去已做過許多大型研究,且藥物在臨床上也已使用50-60年了。
✨在訪談的最後,葉啟斌醫師有些話想對家長們說:
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只有你最了解你的孩子,你應該在完整了解所有的資訊後,為孩子做最好的判斷,不應受網路上流傳的文章與回應而影響,特別是那些未經證實的言論,因為網友不會為了你的孩子而負責。就像我一直強調的,藥物並不是唯一的治療方式,它只是眾多治療方式中的一種,一開始會先使用非藥物治療,設定治療目標及期限,家長與孩子也能利用這期間去了解藥物治療的資訊,假設期限內未達標,屆時再考慮用藥治療。但是,根據臨床經驗,許多家長都是等到孩子長大了、症狀更嚴重時,才帶著孩子主動來診間要求藥物治療,而這時通常情況已經非常棘手。
在現今社會當中,出現了一種現象,當孩子發生狀況時,大人們只會互相苛責、推卸責任,其實整個社會及教育系統都應負起責任,唯有大家一起努力,才能創造一個互助的環境,選擇幫助他人,而不是一味的批判,社會及學校也應該給予ADHD的孩童有較寬容及個別化的處理,讓他們有更寬闊的天空,家長們也才能更坦然的面對,勇敢的處理,你小孩身邊的他愈來愈好,大家的下一代也才能更好。
?本篇文章經三軍總醫院精神醫學部部主任葉啟斌醫師同意後發佈

Add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